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79-80)【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79-80)【作者:druid12345】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九章、不屈的源太

  源太感觉到自己又被圣女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了身体,动弹不得。圣女很利索地解开了源太腿上的绳子,但下体和上身的束缚依旧没有松动。圣女在源太腿上打了两个结,准确地把绳子一下抛到了屋顶的挂钩上,然后把源太的双腿吊了起来,又把绳子拴在了一旁的柱子上。源太的腰部和背部都微微悬空,只剩下头部还贴着地板,根本不用圣女动手,源太的自重就扯紧了身上的绳子,把自己的肉丸勒得鼓胀发紫,粗大的绳结把菊花撑的满满的。

  「舒服嘛~ 小东西~ 被自己虐待的滋味如何啊~ 」圣女用她的美脚轻轻地蹭
着源太涨得通红的脸。

  「想不想舔我的高跟鞋啊~ 嗯~ 」圣女穿着紫色高跟的美脚在源太的脸上方不停地旋转,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虽然圣女的美脚很诱惑,但是源太却咬紧牙关扭过了脸,他不想在自己的敌人面前丢丑。

  「哼!你以为你可以拒绝我嘛!」圣女愤怒了,她不能容忍一个小奴隶一而再地反抗她!圣女拿过一把长嘴的金属钳子,一下捏住了源太的腮帮子。源太咬紧了牙,不想张开嘴,圣女的手劲奇大无比,源太感觉自己的下颌骨都要被捏碎了,先是剧烈的疼痛,然后是麻木。终于,源太的嘴被一点一点地挤开了,圣女把金属钳子伸进了他的嘴里,夹住了他的舌头用力向外一扯,然后扣住了钳子的锁扣,又拽过一点多余的绳子拴住了钳子的把手。源太的舌头就这么被强行扯出了口腔,使他堕入了更加悲惨的境地。

  圣女抬起美脚,用尖锐的鞋跟狠狠地戳着源太的舌头,然后又在他的舌头上蹭来蹭去,刺激地源太一阵干呕。

  「哼!狗东西!你说不舔就不舔了么!」圣女紫色的眼眸中燃烧着熊熊的嗜虐之火。

  「让你当我的擦鞋布都是抬举你了!居然还敢拒绝本大人!」圣女越说越气,一口啐在了源太的眼睛上,然后抬起美脚,把鞋底在源太的舌头上蹭来蹭去。圣女的鞋底很干净,没什么尘土,但是依然很粗糙,磨得源太生疼,但更让源太痛苦的是心理上的挫败和屈辱。

  「看看你这变态的肉棒~ 承受了这样的折磨~ 它却越来越精神了呢~ 」圣女
用手指沾了一点龟头上的淫水,轻轻地搓了一下,粘稠的淫水在紫色的手指间拉出了晶亮的细丝,居然呈现出淡淡的粉色。圣女露出一丝微笑,圣奴的淫水和精液是会随着身体所承受的痛苦和快感而改变,颜色越深,越接近紫色,就说明圣奴越兴奋,精液中所蕴含的生命精华也越多。

  「看来~ 还需要给你加把劲啊~ 小东西~ 」圣女的声音兴奋地都有些颤抖了,
眼中精芒爆射。圣女又把源太往高处吊了一些,源太下体承受的力量更大了,他开始不停地惨叫,涨得发紫的肉棒顶端分泌出了更多粉色的淫水。圣女轻轻地撸动着源太的肉棒,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从肉棒传来,但是肉丸和肉棒的根部被勒得紧紧的,源太根本无法释放,只能被强烈的快感和痛感冲击的头昏脑胀。

  「啊~ 啊~ 啊~ 」源太忍不住发出了淫荡的叫声,绳索的强烈刺激和圣女玉
手的温柔套弄让他不停地在天堂和地狱间穿梭。

  「呵呵呵呵~ 你的浪叫声很不错呢~ 但是我更喜欢你的惨叫哦~ 」圣女突然
停止了温柔地套弄,拿起一根蜡烛,开始向源太的肉棒上滴落红色的蜡油。
  「啊!啊!」源太的浪叫瞬间变成了惨叫。圣女很有耐心地用房间里所有的蜡烛中积蓄的蜡油把源太的肉棒整个包裹了起来,尤其是龟头的部分被蜡油包裹的结结实实,几乎成了一个红色的球体。源太不停地被烧灼的痛感折磨着,惨叫连连,冷汗一身接一身地出,他从未遭受过如此残忍的肉棒调教,但这种极度的无力感和屈辱感也让他变态的身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嗯~ 完成了呢~ 」圣女用尽了最后一根蜡烛中的蜡油,把源太的肉棒完全浇筑成了一根畸形的红色蜡棒。圣女吹熄了蜡烛,一把把蜡烛捏地粉碎,直剩下蜡芯。

  「这么好的一根蜡烛怎么能没有芯呢~ 」圣女拿来了一根细细的钢棒,猛地刺破了源太龟头上的蜡壳,深深地捅进了他的马眼之中,痛地源太如同杀猪一般地叫喊,与此同时,已经略带紫色的淫水顺着钢棒从马眼中涌了出来。

  「哼哼哼~ 还是不够呢~ 」圣女把钢棒用力向右侧一压,把源太的马眼扯得更大了。源太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这样残忍的尿道调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他已经痛得快要失去知觉了,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是男人,为什么要长这个多余的玩意儿!

  但是圣女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依然很有耐心地把那根蜡芯一点一点地沿着钢棒塞进了源太的马眼里,然后又用蜡油把刚才戳开的小口封好。

  「小东西~ 喜欢我的作品么~ 看啊~ 你那恶心的变态肉棒变成蜡烛了哦~ 终
于有点用处了呢~ 啊哈哈哈!」圣女得意地笑着,眼中闪过了一抹紫色的光芒,那笑声让源太的灵魂都在跟着颤抖。圣女欣赏够了自己的作品,点燃了源太的「蜡烛」,红色的蜡油又开始一滴一滴地落在了源太的胸腹上。

  「哎哟哟~ 你这个小变态~ 居然用自己的肉棒给自己滴蜡~ 真是下贱到极点
了呢!」圣女无情地嘲弄着已经悲惨到了极点的源太。

  「但是还不够哦!像你这样的下贱的猪猡!连呼吸都是罪孽!」圣女的话语透着一股隐隐的疯狂,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源太痛苦的模样和叫声让她兴奋不已。她一把扯掉了夹着源太舌头的钳子,猛地坐在了源太的脸上,用湿透了的花园封住了源太的口鼻。源太只感觉舌头一阵剧痛,随即自己的口鼻就被一团香喷喷、湿漉漉的柔软封住了,他再次失去了呼吸的权力。肉丸被挤压地快要爆裂,菊花被粗糙的绳结狠狠地摩擦,龟头被蜡烛的火焰炙烤,胸腹被滚烫的蜡油烧灼,舌头上残留着撕裂的痛感,连呼吸都被人剥夺了……源太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却连一声完整的惨叫都发不出来,只能发出屈辱的闷哼。

  「怎么样~ 很刺激吧~ 小东西~ 这才是你心底最渴望的东西吧~ 我能听到你
灵魂的歌唱哦~ 啊哈哈哈!」圣女得意地说着。

  「既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奴隶!那就……死在我的胯下吧!啊哈哈哈哈!」圣女的笑声带着一丝癫狂,她又用力地向下坐了坐,用花园紧紧地夹住了源太的鼻子,堵住了他的嘴巴。肉体的强烈痛楚刺激着源太的神经,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很快,源太就进入了缺氧的状态,开始眼冒金星,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种临近死亡的感觉却让他的M男之魂燃烧到了极致,他的肉棒颤抖着,大量紫色的淫水涌了出来,居然浇熄了缓缓燃烧的蜡芯!

  圣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站了起来,把奄奄一息的源太放了下来,然后松开了那恐怖的销魂缚,源太的下体终于摆脱了绳索的地狱,但又迎来了皮鞭的炼狱……圣女站在了源太的大腿上,尖锐的鞋跟刺进了他紧实的大腿肌肉之中,挥舞着皮鞭抽打着源太的「蜡棒」。圣女的鞭法很厉害,挥鞭的速度极快,但每一鞭都能准确地落在肉棒上,带起一片飞舞的蜡屑!源太感到自己的肉棒似乎是在遭受「凌迟」之刑,但是大腿被圣女控制着,上身依然不能动弹,只能咬着牙硬忍。很快圣女的鞭技了得,很快就把肉棒上的蜡油全部抽干净了,源太又疼出了一身冷汗,他睁开眼睛,用夹杂着恐惧和怨恨的目光看着得意的圣女。

  「小东西~ 你的骨头还挺硬啊~ 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呢~ 哼哼哼~ 」圣女凶
淫的目光中带上一丝欣赏,她扔掉了鞭子,轻柔地坐在了源太的肚皮上,那妖媚的姿势不禁让源太心旌神摇。圣女一只手按摩着源太的肉棒和肉丸,一只手抚摸着源太的脸庞,眼中柔情似水,连呼吸都变得软绵绵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幽香。源太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原先所经受的痛苦此刻全部转化成了情欲,涌遍了全身,烧得他满脸通红。

  「嗯哼哼~ 喜欢吗~ 小宝贝儿~ 是不是很想要我啊~ 」圣女的声音在源太听
来如同雷鸣一般,在他脑中回响,她整个人也似乎笼罩在圣洁的光晕中。刚刚经历了炼狱般的痛楚,突如其来的温柔让源太无比沉醉,他轻轻地呻吟着,肉棒又涨大了一圈,开始不停地抽动。

  「想!想!」源太喘息着,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啃噬着,痒入骨髓。

  「叫我一声主人~ 我就给你~ 好不好吗~ 」圣女娇滴滴地说着,如同羞赧的
少女。源太突然一个激灵,硬生生地把已经到嘴边的「主人」两个字给吞了回去,眼神又开始变得清明。圣女突然停住了,面沉似水,先前的温柔和诱惑荡然无存,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发出一阵冷笑。

  「呵呵呵呵~ 小东西~ 纯子把你训练的不错嘛~ 居然能挡住我的魅惑!」圣
女的眼睛眯了起来,整个人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这种气场源太很熟悉,就跟他的母亲纯子一模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哼!今天就这样吧!本宫没心情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你玩~ 不过~你享受了这么久~ 也要付出点代价的~ 呵呵呵~ 」圣女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源
太的双腿,踩住了他的肉棒和肉丸。

  「哼哼~ 圣奴的精华可是很珍贵的~ 可不能浪费呢~ 」圣女的美脚很有节奏
地动了起来,粗糙的鞋底摩擦着源太敏感的肉棒,尖锐的鞋跟刺入了柔软的阴囊,但是力度恰到好处,带来的痛楚反而增加了足交的快感。源太爽的直哆嗦,圣女的足技太厉害了,痛感和快感的比例掌握的恰到好处,一分钟不到,源太就缴枪了,积蓄已久的大量紫色精液喷在了绷紧的腹肌上,闪着淡淡的荧光。

  「哼哼~ 真是没用~ 这么快就不行了!」圣女得意地嘲弄着源太,但是那只销魂的美脚却没有停止,依然在快速地搓动。很快,源太的第二次高潮就涌了上来,又射出了一坨。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直到什么也射不出来了,圣女才放开了源太。源太爽的浑身痉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他是第一次被人在这么短的事件里榨干了所有精华,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么销魂的电气按摩……

  源太还在回味刚才的销魂感觉,圣女拿来了一个紫色的罐子,从里面掏出三条像小蛇一样的粉色虫子,扔在了源太的肚皮上「啊!!!啊!!!这是什么!快拿走!快拿走!」源太吓得大叫,他最害怕蛇了!那些小蛇本来懒洋洋地盘成一坨,但是一接触到源太的精液,就立刻活了过来,开始贪婪地吸吮源太肚皮上的紫色精液,很快就吸地干干净净。那条最大的粉色小蛇爬到了源太依然挺立的肉棒上,口器突然涨大,一下子吞下了源太的龟头,把上面残存的精液也都吸进了肚子里。源太被这些小蛇吓得使劲抖身子,想要把他们甩下去,但是没用……
  那些粉色的小蛇吸饱了精液之后,身上开始泛起紫色的斑纹,又盘成了一坨,不动了。圣女笑眯眯地把这三条小蛇捡了起来,放回了罐子里,然后对着源太拍了拍罐子。

  「小东西~ 别怕~ 这可是圣女会世代相传的圣虫~ 不会伤害你的~ 今天就到
这吧~ 咱们明天接着玩~ 」圣女一挥手,一阵紫色的烟雾笼罩了源太的头部,他只觉得眼皮发沉,一下就不省人事了。两个健壮的男奴走了进来,把源太抬进了箱子里,又抬出了圣女的寝宫……

             第八十章、黄金面膜

  等纯子三人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洗漱之后,三人沉默地享用了简单的早午餐。

  饭后,纯子和丽奈把源太牵到了地下的调教室中。

  「源太,为了迎战女王大会,我们必须要对你进行为期一周的封闭式特训。如果我们输了,你以后就见不到我们了,还会变成圈养的奶牛,你明白吗?训练会很辛苦,但是你一定要坚持住,要全力配合!听到了嘛!」纯子悲伤而严肃地说着,源太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丽奈,我们去换衣服吧。」纯子扭头向更衣室走去。丽奈蹲了下来,紧紧地抱住了源太,然后轻轻地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就赶紧向更衣室跑去。

  过了一会儿,纯子和丽奈从更衣室中走了出来,两人的头发都挽成了利落的发髻,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美腿上包裹着黑色的高跟长靴,戴着黑色的长款皮革手套,手里拿着黑色的皮质面罩。在灯光的照耀下,黑色皮革的反光醒目却不耀眼,衬得两位女王的身体充满了致命的诱惑,但又带着强烈的威压感。

  「源太,从现在开始,你的妈妈和继母都已经死了,这个房间里只有纯子大人、丽奈大人和奴隶源太,明白了嘛!」纯子冷冷地说着,但是眼底却藏着一丝不忍和伤悲。源太沉默了几秒钟,郑重地点了点头。纯子和丽奈默默地戴上了面罩,将她们的倾城美貌隐藏在了黑色的皮革后面。

  源太感觉到,戴上了面罩之后,纯子和丽奈的气场都变了,纯子身上的那一丝哀伤消失了,只剩下冰冷和残忍,而丽奈也没有那种亲切的感觉了,取而代之的是凶淫和乖戾。

  「喂!猪猡!过来向你的主人问安!」丽奈的声音变得傲慢而轻蔑。源太赶紧乖乖地爬过去,给丽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轻轻地亲吻了丽奈的长靴。

  「谁允许你碰我高贵的靴子了!」丽奈揪住了源太的头发,狠狠地抽了三记耳光。

  「真是个不懂事的牲畜啊!必须要好好地教育一下才行!」纯子一脚踢在了源太的下体上,痛地源太捂住了裆部,瘫在了地上。

  「先从什么地方开始训练好呢~ 」纯子自言自语地说着。

  「当然是要从他最害怕的东西开始了!」丽奈兴奋地说道。纯子沉吟了一下,确实,时间有限,补短板是最合理的策略了。

  「呵呵呵~ 我明白了~ 」纯子拿来了一根绳子,干净利落地将源太的手臂和上身捆在了一起,然后把绳子拉向下体,栓住了肉丸和肉棒,最后把源太的大腿和小腿捆在了一起。源太的身体被绳子束缚在了一起,每动一下,绳子就会剧烈地摩擦肉丸和肉棒,带来强烈的痛感和快感。

  「猪猡!纯子大人的『销魂缚』滋味如何啊!」纯子轻蔑地拍了拍源太的脸。源太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什么时候体会过。

  「这只猪猡的发型好难看啊~ 让丽奈大人来帮你修理一下吧!」丽奈拿过了一个电动推子,把源太的头顶直接剃成了秃瓢,只留下头两侧的两缕头发,成了难看至极的飞机头。丽奈拿过一面镜子,摆在了源太的面前。

  「猪猡!丽奈大人给你做的造型喜欢吗?啊哈哈哈!」源太看着镜中那个难看至极的发型,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样还不够哦!让纯子大人帮你化化妆吧!」纯子拿来了一根鼻链,直接勾住了源太的鼻子,用力向后一拉,把他的鼻孔拉成了猪一样的冲天鼻,然后拴在了项圈上。

  「这样才像猪猡嘛~ 是不是啊~ 」丽奈无情地嘲笑着源太。

  由于纯子的鼻链拉的太狠,源太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要被撕开了,钻心地疼,同时嘴巴也闭不上了,露着门牙,整个人看上去可笑至极。源太看着镜中自己丑陋滑稽的样子,心中难过不已,屈辱的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喂~ 猪猡~ 你的皮肤很不好哦~ 就让纯子大人帮你做个面膜吧!」纯子拿
来了一个浅底的大盘子,摆在了源太的面前。源太看到这个盘子,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很快,他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纯子拉开了紧身皮衣胯下的拉锁,露出了雪白的花园和玉臀,但此时此刻,源太一点都不觉得性感,反而感到深深的恐惧。纯子半蹲在盘子上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一条细长的黄金从紧缩的粉嫩菊花里挤了出来,落在了盘子里,紧接着,又是第二条,第三条。鲜黄色的粪便在白色的大盘子中间,显得格外刺眼。这时,纯子把带着些许黄金的后庭送到了源太面前,此时黄金的恶臭已经发散开来,刺激着源太的嗅觉细胞和大脑的恐惧神经。

  「喂!猪猡,给我舔干净!」纯子威严地命令着。源太闭上了眼睛,浑身颤抖地把舌头伸了过去,舔舐着纯子后庭上残留的黄金,恶臭的味道和黏腻的口感让他反胃至极,尤其是在刚刚吃过早午饭之后,这种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源太屈辱地舔着,忍不住哭了出来。纯子和丽奈在放下母亲身份之后是那样的残忍和狠毒,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他感到深深的恐惧,不知道自己会遭受怎样的虐待。
  「不许哭!」丽奈一鞭抽在了源太的背上,带出一道深深的红痕,皮肉立刻肿了起来。源太舔干净之后,纯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源太的头用力向下一摁,身体的弯曲带动了绳索,痛的源太惨叫连连。

  「看到了没有~ 盘子里就是纯子大人为你准备的面膜!现在你给我把它好好地涂在脸上!涂均匀了!」纯子的语气很严厉,根本不容源太发出任何质疑。源太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就很畏惧黄金调教,现在要让他把黄金涂在脸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了!

  「看来这个猪猡不愿意呢!就让我来帮帮你吧!」丽奈开心地说着,直接跨骑在了源太的脊背上,把他的身体往下又压了一大截,绳子勒得更紧了,下体传来炸裂一般的疼痛,源太大声地哀嚎着,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了黄金上。现在,源太的脸距离黄金只有几公分了,夹杂着温热气息的浓烈恶臭扑面而来,源太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点!他的脸涨得通红,浑身像筛子一样颤抖,拼命地绷紧身体,不让自己被背上的丽奈压垮。

  突然,一只穿着高跟长靴的美脚踩在了源太的后脑上,直接把他的脸摁在了黄金上。

  「啊!啊!啊!!!」源太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拼命地想挣脱,但是没用,以他的力量根本摆脱不了进化之后的纯子和丽奈的双重控制,只能徒劳地哭喊着来发泄心中的恐惧和屈辱。源太感觉脸上糊满了黏腻的东西,难受至极,浓烈的恶臭猛烈地侵犯着他的鼻腔,他不敢睁眼,生怕黄金灌进眼睛里。

  「呜呜呜呜!」源太惨叫了一会儿,无力地哭了起来,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却完全无力阻止,只能任由纯子和丽奈侮辱,这样残忍狠毒的黄金调教,已经让他感觉不到她们身上还有一丝一毫的爱怜存在了。

  纯子蹲了下来,似乎觉得源太的黄金涂抹得还不够均匀,揪着源太的耳朵左右拉动着,控制着源太的头部把黄金蹭遍了源太脸上的所有角落。然后,丽奈才从源太身上下来,放开了那只恶毒的美脚。

  源太颤颤巍巍地抬起身子,五官都拧在了一起,痛苦地想要自杀。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脸上涂满黄金更恐怖了!

  「啊哈哈哈~ 猪猡~ 喜欢这个黄金面膜吗?」纯子放荡地笑着,这个笑声源太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了,上一次听到还是在纯子家的沙发下面……

  就在这时,突然一根冰凉的东西刺入了源太的菊花,源太禁不住一惊,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镜子里自己脸上涂满黄金的样子,他再一次崩溃地哭喊起来,但是泪水却已无法顺利的流下了,只是把眼角旁的黄金浸成了恶臭的黄浆。丽奈残忍地笑着,缓缓地推动手里的巨型注射器,针管里带气泡的黑色液体注入了源太的后庭。

  「猪猡!丽奈大人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姜汁可乐哦!让你喝到爽!啊哈哈哈!」丽奈得意地大笑,眼中闪烁着嗜虐的光芒。

  源太的哭喊更加凄惨了,姜汁可乐灌肠的恶毒没有亲身体会过是难以想象的,尤其丽奈准备的还是冰镇过的,添加了大量生姜汁的可乐……可乐的冰冷,姜汁的强烈烧灼感和碳酸像蚂蚁啃噬一般持续不断的刺痛感,让源太的肠壁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冰与火之歌!

  「猪猡!夹紧了你下贱的肛门!洒出来一滴就抽你十鞭!」丽奈恶狠狠地吼着。

  「现在!给我爬到房间那头去!」纯子撤开了镜子,用手指着房间另一头的墙壁冷冷地命令。源太夹紧了菊花,忍受着后庭的冰冷痛楚和黄金面膜带来的恐惧和屈辱,艰难地向前挪了一步,扯动了身上的绳子,下体又感受到一阵强烈而又闷钝的疼痛。源太就这么艰难地向前挪动着,每一步都伴随着大量的汗水,额头上的黄金被汗水浸湿,缓缓地流到了眉毛上,使得眉骨格外地突出,让源太的脸看起来就像一只脸上涂了泥巴的猴子。

  走到一半的时候,源太再一次崩溃了,毁容和黄金面膜带来的强烈精神打击与绳索和姜汁可乐造成的极端肉体痛楚让他不堪重负,他凄惨地大哭起来,那哭声所有人听了都会禁不住心中一痛。

  「妈妈!妈妈!我受不了了!你们绕了我吧!饶了我吧!」源太弓着腰绝望地哭喊着,他从未接受过如此凶残的调教。纯子和丽奈听着源太的哭喊,心中不由得一痛。沉默了一会儿,纯子拿过一根马鞭,疯狂地抽在了源太的背上!
  「猪猡!你的妈妈已经死了!快点爬!」纯子愤怒地吼着,眼角却泛出了一丝晶莹的泪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