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多少柔情多少愛
多少柔情多少愛

(一)--青青如晤





「你要上台北找工作?」

「嗯,怎?不歡迎啊?」



我訝異的望著電腦螢幕,看著她打出來的字。她,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她是我常逛的BBS站裡面的風雲人物,大家都叫她小青。第一次跟她在站上聊天時,是她call我的,當時我還在當兵,認識她的第一天還聊到我差一點逾假。由於部隊任務性質特殊,常常管制休假,在那種情況之下我根本沒有想到還會繼續跟她搭上線。但難得放假的時候,她總是會丟個水球問我:你還沒死啊?

經過幾次閒聊,得知她住在台南,跟我同年,在某個私人公司擔任接待員,微薄的薪水,沒有什麼未來的前途。本來有個快要論及婚嫁的男友,但幾年前繞跑了【原因不明】。她對感情很失望,也從來沒有再交過男朋友。沒有上班的時候就是掛在網路上,認識一堆網友,有男有女。

由於她在性版常發表語出驚人的談話,所以在站上很出名。我也常逛性版,但看文章卻從不看是誰發表的。後來她跟我說那些文章是她發表的,我翻了翻之前的舊文,才發現我遇到「高人」了。何謂「高人」,當然就是她在性方面的知識和經驗異常豐富。

上述我對於她的認識,是當兵生涯最後十個月,每次放假跟她聊天,一點一滴了解的。對他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一般朋友,什麼都可以聊的朋友,包含「性」。我對這檔子事也不是沒有經驗,但當兵前跟女友分手【怕兵變,所以長痛不如短痛,先分了】後,就再也沒有實戰經驗了。想要的時刻,只好請出我的右手來幫我解解悶。



「為什麼要大老遠跑來台北?你家人不反對嗎?」

「有人介紹好的工作,當然去啦,我也二十六歲了ㄟ,這種事情我自己做主就可以了。」

「那你要住在哪裡?」

「住你家好了。」

「厄。。。」

「開玩笑的啦!」

「嚇死我了!」

「你可不可以幫我找租屋啊?」

「你這新的工作地點在哪?」

「松山區。」

「我儘量啦!」

「還有,不要太貴。」

「預算多少?」

「五千,要含水電喔!」

「台北找的到這種地方我頭給你!!」

「拜託找看看啦。」

「儘量。。。」

「好啦好啦,不要那麼不甘願咩~~」要跟我撒嬌了。。。

「你不要抱太大期望。」

「大不了給你一些好處啦」

「什麼?」

「嘻嘻,我要離線囉,掰掰!!」

「喂!話不要講到一半啦。」



螢幕上出現要我按ctrl+c的指令,她溜的很快。什麼好處?我開始有點胡思亂想。「該不會要跟我打一炮吧。」我會這麼想不是沒道理的,因為,她跟我說過,她有跟網友出去一夜情的經驗。。。。

其實我並不驚訝,因為從她的文章裡面多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後來我們聊天的時候,她也常跟我講一些跟別的網友出去做愛的事情。她自認為自己的安全措施做的夠好,但為了怕有擦槍走火的情況,還是會隨身攜帶保險套,並且定期服用避孕藥。

我從沒有看過她的照片,因為她說她很少照相。其實,在我心目中,早已勾勒出她的形象:大恐龍一隻。因此,我始終刻意跟她保持距離,即使有幾次她說「有事情」上台北,說若我方便可以一起出來玩玩,但我都說我有事而拒絕了。但這回,勢必要跟她碰頭了。

往後幾天在網路上遇到她,總是在討論她要上台北的事情。後來才發現要幫她的事情還真多哩!除了找房子,還要幫她再找一些工作機會【因為她怕她朋友不夠力,沒有辦法讓她得到那份工作】,還希望我能夠去火車站接她,因為她會先帶一部分的行李上來,需要有個司機來幫她載。其他的家當,則是利用宅即便送來。



「拜託,我只有一台機車ㄟ!」

「東西不會很多啦,大概會先帶幾套衣物,還有一台notebook。」

「帶notebook幹麻?」

「不上網我會死啦!」

「地方又還沒幫你找,找到又不一定會有網路線,你去網咖不就得了。」

「不管啦,沒網路線我就自己打電動。」

「我又還沒答應要來載妳,妳不是認識很多網友住台北的嗎?」

「不行啦,他們不可靠啦!」

「why?」

「哎呀,你以後就知道啦,我要下線囉,掰」

「喂,你。。。」



又出現ctrl+c了,算了,反正我也習慣她這種離線方式了。話說回來,退伍後我經過別人的介紹,跑到一個財團法人機構當行政助理。錢沒多少,事也沒多少,但我自己的時間倒是挺多的。打雜的事情做完後,我就有空可以看看高考的書,經濟不景氣,還是鐵飯碗來的好。早上八點上班,下午五點下班,被配給一台電腦,還有一個私人的隔間,還有網路,夫負何求。

這幾天有機會就幫她到網路上面看看有沒有符合她要求的租屋資訊,但用我的胳肢窩毛想都知道,不可能滴。直到兩天後的一個中午,我跟另一個工讀生阿明到外頭吃飯,我對他說這件事情,隔天他跑來跟我說找到一個地方,月租四千,包水電,地點在松山區和中山區的交界處,而且還是單獨一個建在頂樓的加蓋鐵皮屋,房東是個老阿媽,不是會偷裝針孔的怪叔叔,她一個人住在樓下。那天下班後我跟阿明跑去看,果真如此,老阿媽人很好,原本說不租給男生的,但我向她表明是幫一位女性朋友承租之後,老阿媽也就放心了。可是為什麼租金會那麼便宜,總覺得怪怪的,而且進去看屋內擺設時,心裡總是毛毛的。



「阿明,你不覺得有點怪怪的。」我在阿明的耳朵旁邊小聲的說。

「嗯,我知道。」阿明表情怪怪的。而老阿媽則是一直笑著瞇著眼看著我們。

「阿媽,我這有台數位相機,介不介意我照幾張相片,我要給那個要租的朋友看。」

「呵呵,青菜,青菜。」

「厄。。。謝謝」



我環視了一下,真的是越想越奇怪,這裡不但包水電,裡面還有單獨的衛浴設備,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個梳妝台,這麼好康,租金怎麼會那麼便宜。我匆匆照了幾張後,就跟老阿媽道別。回家的路上,我再跟阿明提出我的疑惑。



「五哥,不瞞您說啦,那個地方出過事情。」我就知道。。。。。

「什麼事你直說好了。」

「那地方不太乾淨啦!」

「怎知?」

「大學同學曾經住過那邊,然後。。。」

「OK,我知道這樣就好了。」反正也不是我要住那,嘻嘻。。。。



回到家後,我馬上上網,果真她也在網上,可是她正在跟別的網友聊天,我只好用丟水球的方式跟她說。



「房子我找到了。」

「真的?你等我一下。。」她跟之前那個網友切,然後轉來跟我聊天

「妳在幹麻?」

「嘻嘻,有個網友說他網愛很厲害,所以就跟他玩玩囉」挖哩。。。。

「妳也太閒了吧!」

「很久沒玩啦,懷念一下囉,小褲褲都濕了ㄟ。」

「那妳幹麻還要跟他切?」

「你比較重要咩」少灌迷湯了。。。

「好啦,我跟妳說,地方找到了,很便宜,妳的要求都有,照片檔案已經傳到妳的信箱了,妳去看看。」

「真的嗎?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收信。」

「。。。。」

「哇!真的不錯ㄟ!哪找到的?」

「同事介紹的。。。。」

「好,就決定租這個地方了,什麼時。。。」

「等等,我還沒講完。」

「????」

「妳信不信鬼神?」

「我信耶穌。」

「那最好是耶穌會說中文」

「怎啦?」

「我先跟妳說喔,那地方不怎麼乾淨。」

「鬧鬼啊?」

「maybe,I don’t know~」

「不差,我還是決定要租了。」

「厄。。。」

「真的沒關係啦,反正我看多了!」

「哇哩!妳說啥??」

「嘻嘻,反正我又沒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怕誰啊?」

「好吧,隨便妳,反正我已經盡了告知的義務了。」

「謝謝你喔!給你波一個。」

「少來。。。。。」



隔天我就跟老阿媽敲定這檔子事情,然後用email告訴小青直接跟老阿媽約要搬到台北的日期,然後?什麼然後勒,我就沒事啦!!哈哈哈!!

再隔天我收到小青的email,她說已經跟老阿媽房東約好了,這個星期天就上台北,這樣她星期一就可以直接去面試。我看了看牆上日曆,厄,今天是星期五,那不就表示兩天後她就要上台北了?怪,我在窮緊張什麼啊!她來台北是她的事啊?關我屁事?不對,好像還要去車站接她的樣子。。。。

跟她約星期天晚上六點在台北車站北一門那邊等她。心情相當緊張,因為不知道會跑出什麼怪物出來。她也沒看過我的樣子,我只能跟她說我大概的容貌,還要當天的穿著。其實到了指定地點,我不敢下車,因為如果出現的是一個胖妹,我會當下就加足油門溜走。反正那邊等候排隊的計程車很多,她也知道租屋處的地址,要過去應該不難。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鐘,我看了看周圍,好像沒有看到所謂的胖妹。沒熄火的機車引擎隆隆的響著,我的心也是一上一下的跳著。



「滴答滴滴。。」我的手機突然響起。

「喂,小五嗎?」手機另一頭傳來一陣令人聽起來舒服的聲音。

「嗯,妳。。。小青嗎?」

「我到了喔,你是不是坐在機車上的那個帥哥啊?」

「厄。。。對啊」自覺跟帥哥兩個字搭不上。。。

「我去找你喔!」

「ㄟ。。等等。。喂!!」她已經掛掉手機了,果然跟她的作風很像。



此時從來往的人群當中竄出一個女子,身高約168公分,長髮,臉蛋長的還算正常,但也應該有中等美女以上的資質。上半身穿著一件灰色毛衣,下半身則是一條黑色窄裙,兩手各提著一個包包,肩膀背著一台放notebook黑色皮袋,朝我這邊走了過來。



「小五?」我一晃神,她已經走到我的面前。

「ㄟ,對,小青?」

「廢話,不是我還會是誰啊?」

「厄。。。。」

「怎麼不下車到北一門裡面等啊?我很早就到了,就在裡面等你。」我不敢跟她說我準備要繞跑,如果她是一個大恐龍的話。。。。

「沒有啊,我。。。。」

「怎樣?看到我有什麼感覺?」

「啥?厄。。。沒。。。」我怎麼結巴起來了。

「啊,沒感覺啊!虧我還畫了一點小妝。」

「還。。還不錯啦!」

「真的啊,嘻嘻」她瞇著眼睛對我笑了笑,突然覺得,她好可愛。

「東西要怎麼放比較好呢?」

「厄。。喔。。」我趕緊回神,「你這個包包比較小,放車箱,反正裡面的安全帽是要給妳帶的。。。」

「還要戴安全帽喔?」

「對啊!台北警察抓的很兇。」我拿出給她的安全帽,然後把小的包包用力塞進去。「這裡面沒什麼重要的東西吧?」

「沒,一些換洗的衣物而已。」厄。。換洗衣物,難道是。。。

「那這個大包包和notebook呢?」

「大包包放前面,notebook讓我來背。」

「妳這樣會不會不方便騎車啊?」

「不會,我習慣了,相信我的技術好不好。」我把她的notebook接手過來,交叉背在我身上。然後把另一個大包包安置在前座,收起機車腳架,等她上車。

「可以側坐嗎?」她看了看自己的窄裙。

「小姐,拜託不要害我好不好?」

「喔,那只好。。。」她一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另一手稍微拉起窄裙,魚躍一跨,上了我的機車。但也因為這樣,兩條粉白的腿就這樣露了出來。

「厄。。。妳這樣沒問題吧?會不會走光?」

「沒問題啦,我壓住前面了。。。」「你不介意我另隻手搭在你肩膀上吧?」

「啊,不會不會。」我邪眼看了看她露出大半的大腿,心裡有了一點悸動。